小弟跟我說,他上大學這段期間的寒暑假工讀就都打算要包給我了,要跟定我,要賴著我,要我一定要讓他跟。我不置可否,但也未曾鬆口允諾。我的角度是:只要他在我的要求下,表現不要太離譜,我當然沒問題。

一次下班後,大家在收拾東西,我在旁邊打著報告,他坐在我旁邊,慢慢挨過來,跟我提起要請假要跟朋友去玩的事,我專心工作,不想理他。他把頭靠在我肩膀上,用臉開始揉我的肩膀。

 

「乾爹,好不好啦?…他在旁邊跟我撒嬌。

拔拔………拜託拜託…..他用小狗臉看著我。

「你發神經喔,生病快吃藥。」我說,然後旁邊好幾位工讀同學正斜眼看著我們兩個,或許想看看我的回應。

「你好娘喔!」我賞了他一刀,然後做了個打冷顫的動作。

「人家我就是娘啊~ 呵呵,人家都碼這樣說我….」他立刻回我,還笑著對我比了一個蘭花指。

「不行」我說。

「門-兒-都-沒-有 !  你知道規定的」。

「不要這樣啦,把鼻~  把--鼻---~」他不死心,拉著我的衣角,繼續耍萌。

最後他用換班外加增加一個假日班的方式,我才答應

類似這樣公然在其他人面前對我調戲(不是調情)發生過好幾次,都讓我十分為難。因為一開始我就跟大家說好,工作請假方式是必須在三天前提出,我這邊好找代班人來頂,臨時的請假,我其實是有點困擾的。我若是同意,無疑是自己掌嘴,這會影響自己工作上面的管理威嚴。

 

他挑戰我之前設定的工作規定,我脾氣雖好,但最後總是七折八扣亂七八糟的被他盧到答應他,我心裡覺得不痛快,但是對於一個有腹肌、娃娃臉、有酒窩,然後又會跟你撒嬌的小孩,又很難狠下心板著臉拒絕。他彷彿覺得我對他沒皮條,三不五時就會跟我鬧一下,不過就像是開玩笑一樣,我也由著他。

我承包的案子,是一個定期的標案。公家單位的案子其實有個好處,只要你把分內工作做好做滿,承辦單位幾乎沒有人會管你。一旦公務人員養成了習慣,習慣把手上東西交出去外包,而你又獲得信任與對方的習慣,這個公家單位的案子應該就可以一直接下去做好多年。

之後,他真的跟著我,一連做了幾個案子,變成團隊中比較資深的老鳥。

一年冬天,天氣寒冷,一群人會拉著我去吃火鍋,這班年輕人食量大,要吃那種吃到飽的才划算,我吃不多,但基於情誼,一同前往。吃完飯,大夥說吃的很撐,暫時還不想回家,於是幾個大男生提議要去夜唱,我說我沒那個力氣,表示說我不想去,但大家興致很高,熱情邀約,小弟就出面打圓場,說他要先送我回家,之後再跟大家會合。

 

在回家的路上,我坐在機車後座,寒風刺骨,他不時回頭跟我說話,然後突然提到說他其實也不很想去唱歌。

「要不,我們去洗溫泉吧!」他搓著手說。「幹,天氣真冷!」

「什麼?」我沒聽清。「你講什麼?」

「去洗溫泉,就我們」他回頭看著我說。

「不要」我立馬回絕,沒經大腦。

「你那麼娘,我才不要跟你去洗溫泉。」我心虛的說(其實想的要死)

「我想跟爸爸洗溫泉」他說。

我起碼要他千請萬求的狀態下勉強答應,不然我老臉就沒處放了,若被他知道我肖想他這塊小鮮肉,以後還怎麼做人

他一如我所設計的,真的對我千拜託萬拜託,我則是「勉強同意」的答應了他。

於是他機車龍頭一轉,我們往陽明山上前進。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呆歐吉尚 的頭像
呆呆歐吉尚

虎穴 Who Say ?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