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販賣自己的青春記憶了。

 
關於青春,其實那個反攻復國勿忘在莒的年代,每個青春期的孩子,一切都是懵懵懂懂,靠自己摸索著長大,雖然不知道是怎麼走過來的,但摸索著石頭過河的過程好像大家都一樣。
 
年少時,我在心裡上是比較早熟的,中學時由於自身對於性別的矛盾一直鞭斥著自己,不敢跟人說,只利好用宗教偽裝自己,欺騙自己,假裝自己是一個虔誠的教徒,這樣做,覺得應該就會得到救贖。
 
那時候大學聯考的錄取率只有20%,所以高三學生的生命幾乎全是為了聯考,沒日沒夜的K書考試,做練習題。
 
唸書總會累了,就會有幾個同學私底下會傳閱色情書刊,我是在高三那年才第一次看到俗稱「小本的」黃色書刊。那時還是文字版本,沒有圖片,有些寫法還挺像是武俠小說,男女俠客高來高去,現在想起來,這些作家文字寫的還挺典雅的,想必也是出自某文學造詣不差的朋友所撰寫。
 
「小本的」平均大都只有20-30頁,內容都是在形容異性戀的性行為,或者女性的性器官,做愛過程大概就是男女活塞動作的敘述,整篇哼哼哈哈,看過後,反而會覺得很無聊。大概是內容太過份強調女性性器官的描寫,其實是讓我有些倒彈。
 
當時我還不會打手槍,看著黃色書刊的敘述,也學著自己動手試試看,不過我前幾次都沒成功。我不清楚自己的方法是不是有問題,還是怎麼了,平常自己很容易勃起啊!但這也不好請教同學,就只好擱置。
 
一直到高三下,有一次在浴室洗澡,(我住校)我想起小本的書上寫的,慢慢的打起手槍,等待自己硬了,再繼續打,我的踹氣大聲了,我的呼吸急促了,我眼神渙散,然後.....我就成功第一次在手中發射了我人生的第一發。
 
我終於明白同學口中的打手槍是怎麼回事,我也嚐到噴射而出的快感與爽快,原來自己跟自己可以這樣玩。
 
從此我就愛上了打手槍的感覺,在升學壓力下,那時我幾乎天天打,有時甚至一天不只一次。我明明知道那會讓我覺得放鬆,讓我開心,而我就是想射。
 
但其實自己在打完收工之後,就會有羞愧的感覺,覺得自己好像是正在墮落到萬惡深淵,是一種跟撒旦打交道的罪惡。
 
傳統社會對於性表面上總是嫌惡,避之唯恐不及,認為沉溺其中,會讓人毀滅,你擺脫不了這樣的氛圍,明明自己喜歡啊,可是書上,媒體,都告訴你不可以這樣玩物喪志。所以我就抱著深深的罪惡感,但還是忍不住繼續玩。
 
一直到上了大學,升學壓力解脫了,知道社會許許多多的規範與假意的關切,其實都只是為了要年青的孩子乖乖聽話罷了,大人們的世界裡根本不吃這一套,當你不隨著大人的玩法起舞,跳脫以往,你就變成大人,不再是個小孩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呆歐吉尚 的頭像
呆呆歐吉尚

虎穴 Who Say ?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