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跟一位圈內大哥見面,一見如故。

 
大哥保養有道,身形完全就是三、四十的狀態,沒有啤酒肚,穿上簡單襯衫,乾淨俐落,談吐迷人優雅又有魅力。
 
大哥目前獨力照顧家裡長輩,所幸長輩體諒,並不黏膩,讓他還有喘息空間。我們聊起了長輩照顧的經驗,感到話題十分投緣,畢竟這樣的話題跟年輕的中壯年來說,話題無法聚焦,引不起對方興趣。
 
人都知道自己會老,但總僥倖覺得棺材裡頭的那位跟自己距離十分遙遠。
 
我的年齡,已經到了要以長輩身份參加親戚朋友小孩的婚禮或者是更年輕娃娃的誕生(代表紅包要更大些)。但是更多的時候,與親朋好友見面,是參加了一些告別式上。
 
這些離去的親朋好友,當然不盡都是老人家,還有一些自己的朋友和同學。
 
偶爾會突然在某一天,久久沒聯繫的朋友會在毫無預警的時候突然喊你,一開始客氣寒暄,客套話說完,就會問你:
 
你知道哪個李XX嗎? 他好像走了!
 
或者說:
 
哪個XX班上的班長王OO,下週末告別式,要去送他嗎?
 
我接到這樣的訊息,通常都是會先傻了五秒,整個過程回想起來,就像跑馬燈走了一遍。那個人的身影與跟他對話的影像,就在腦子裏呈現,年輕時於他一起幹過的傻事,還歷歷在目,這下怎麼就要去送他了?
 
成年後到五十歲前,自己是決計不會輕易流淚。不知道為什麼,近日的幾次告別,總是情不自禁掉淚,越親暱的,淚流的越多。
 
我們歡喜開心迎接生命和年輕伴侶的結合,卻從來沒人知道,該怎麼好好都跟人告別。
 
那些糾結多年的情感,哪裡是一場告別儀式就能了斷。
 
高齡化社會,除了自己會老,還有很多人要依靠自己的照顧來終老,照顧人從來都不是一件輕鬆事,那種煎熬與苦楚,經濟與體力的磨難,很多家裡有老人的都知道。
 
但是我們的教育裡,沒人教你在淚流不止之後,怎麼收拾好自己的情緒,面對現實。最常的狀況是,那些因為告別而撕裂傷口,都是自己躲在角落裡慢慢癒合。
 
我跟大哥聊著起勁,聊著照顧自己家人的甜酸,突然我腦子裡的畫面是黛玉葬花的影像...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日葬儂知是誰?"
 
對同志來說,到頭來,當家人已不在,誰來跟你一起偕老?誰來推你去曬太陽?
 
 
 
想到這裡,無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呆歐吉尚 的頭像
呆呆歐吉尚

虎穴 Who Say ?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