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個人對於宗教的態度是比較包容的,這點常被身邊的朋友取笑。我曾經受過基督教的浸洗,受過一貫道的點禮傳燈開悟,平時會去廟裡燒香求平安符,有朋友揪會參加藏傳佛教的傳承與傳咒法會,錢包裡放的是廟裡祈求的平安符,背包上掛著京都清水寺的御守.... 

我心理總是認為,宗教其實就是一種心靈的寄託和你做了虧心事的時候一種救贖方法,讓人們在做壞事時有罪惡感,不至於失控。所以只要是宗教本身朝著與人為善的目地,行為上是救濟眾生的,不斂財的,我基本上都覺得很棒,心裡也都不排斥。

 


 

國中的時候,我跟班上的一位同學很要好,他是小兒麻痺疫苗全面施打前的最後一代,不幸的,他也是我們那個年紀極少數罹患小兒麻痺的同學。他身上要穿鐵鞋,走路要柱枴杖,坐下去爬起來很吃力,他就坐在我旁邊。天性使然,我其實對這種比較需要幫助的同學,都會願意主動的協助,所以跟他的感情會比班上其他同學好。

 

大概是因為他身體的狀況,讓這位同學的基督教信仰很堅定,我們彼此熟了之後,他就好意想要帶我去教會"慕道"。我心裡其實也不排斥,甚至還感覺挺時髦的,搞不好可以弄個洋名字來玩玩。他帶我去的教會在一般的公寓裡面,教會裡面有很多友善又親切的大哥大姊志願在裡頭幫忙,我初到教會就像是聽故事一樣,聽著裡面的大哥大姊分享他們主內恩典的體驗和故事。但因為我剛剛來,週日的主日學我也不方便參加,教會的牧師大哥就拿一些給小學小朋友念的讀物讓我自己念,並帶著我禱告。

 

牧師大哥年紀不大,其實還有點像大哥哥,印象中還不到30,當完兵之後就到教會來服務,人不高大但身材很強壯,結實的胸膛和手臂有體育老師的架勢。最重要的,他有著一個非常好聽的聲音,是那種練聲樂從腹腔裡發音的聲音,通常用這樣的腹部發聲的人,唱歌都會非常好聽。他跟另一個大姊是專職在教會奉獻的工作人員,所以幾乎只要去教會就可以找到他們。下午放學下了課,我都會跟著那位行動不便的同學一起去教會,跟牧師大哥說話聊天。我陸陸續續念了一些牧師大哥給我的故事書,也學著他們禱告的過程中嗯嗯啊啊的感動口氣,但其實我並未有太多的感受。

 

同學的信仰很虔誠,一個禮拜要去教會好幾次,我則是大概一週一次。隨著進度(是的,主日學還是有進度喔)一次比一次深入,我需要討論理解的部分就越來越多,牧師大哥總會細心的跟我講道,告訴我信仰的方法。也許我太冥頑不靈,理解的慢,也逐漸感覺乏味,加上一次在我不知情的狀況下,教會的大姊主動跑去我家裡找爸媽說要讓我放棄燒香拜佛加入基督教信仰,害我被家裡修理的很慘,罵到臭頭,我也失去前往教會的動力。

 

不知道講到什麼,還是同學看出了什麼,同學有一次私下很神秘的偷偷跟我說,

 

「我跟你講唷,牧師大哥洗澡都不關門的喔.....」他說這話的表情很詭異。

「少來,你騙人」我回話,「怎麼可能....」

「真的啦,我有看到」他低著頭說,好像在說一個天大的秘密。

 

國中生對身體本就好奇,他看到了什麼我不敢追問,好希望他說他看到的是牧師大哥完整的裸體。在我的心裡,那顆對裸體男人的種子早已萌芽,我心猿意馬,小鹿亂撞,幻想著自己有機會可以欣賞牧師大哥健美的身體。我那時從未見過一個真正活生生的裸體,喜歡同性的基因很早就在心理翻攪,一旦聽到身邊人竟然有這樣的舉動,不止好希望能有機會親眼瞧瞧牧師的裸體,也許還可以跟他一起共浴...。想像中那個身邊包圍著古羅馬裸男的畫面,在思緒中飛馳,也許這個宗教比較允許大家坦誠相見....。因為這個理由,那一陣子我突然去教會的次數變多了,而且我都是挑傍晚,據說是咱們牧師大哥洗澡的時間前往,想求證同學說的是不是真的。

 

當然我後來一直都沒能看到。牧師大哥究竟會不會如同同學說的會洗澡不關門,然後不小心被大家看到,我不清楚。幾次以後,也許時機不對,也許是我態度太明顯吧,都沒能恭逢其時,後來自己就有點意興闌珊。直到我受洗之後,加上聯考功課繁重,好像對於自己在教會裡,已經完成某種階段的目標,我就不去教會了。

 

人家是受洗後正式成為教徒,我則是受洗後離開了教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呆歐吉尚 的頭像
呆呆歐吉尚

虎穴 Who Say ?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