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取自網路)

高中的寒暑假,在大學聯考的壓力下,大家除了補習還是補習。當年學生們僅有的寒暑期活動,就是參加救國團舉辦的各個梯隊活動。但你若要參加救國團所舉辦的活動其實不太容易,特別是那種旅遊類的,因為分給全台各個高中職和專科學校的名額並不多,基本上還會優先保留給學業成績優良的同學,如有空缺,才開放給其他同學登記參與。當年幾乎所有的健行梯隊都是大熱門,著名的有中橫健行(東西向)、溪阿縱走,東海岸健行(南北向)...等等。

當年這些活動其實都不是走那種悠閒舒適的旅遊路線,更多的是走艱苦體驗的路線,但是在一群熱血又有趣的"魯拉拉"團康人員(各地團康隊伍的名稱都不同)帶領下,活動充滿了高潮和樂趣,在2000年前參加過的哥哥姐姐們,肯定都知道,這些康輔人員除了教唱帶團康活動和交心夜讀.....誇張的甚至有帶隊員去墓地伴鬼嚇人,所以有半夜不睡覺唱歌到天亮,還有因為活動認識之後交往,締結了不少姻緣。

 

(圖片取自網路)

 

升高三的那個暑假,我因緣際會的候補上了當年算是很熱門的東海岸健行隊,我選擇的是北向,也就是要從台東走到花蓮,雖然感覺上路途很長,但其實真正走的大概只有四天,而每天的進度好像是20-25公里左右,其實都可以接受,也不需要自己背行李,統一會由軍用卡車來載,大家只要開心的走路即可。當年的「救國團」勢力非常大,可以動用各地政府與軍隊的關係和資源,我先一天出發到高雄,拿著救國團發給的火車優待票(價格非常低,印象中好像是2折還是免費),從台北搭莒光號到高雄,然後先在高雄學苑睡一夜(忘記是否要付錢了),第二天繼續搭著火車到台東的救國團報到。那可是我第一次自己搭火車到南部去參加活動,一切都新鮮得不得了。

 

梯隊依舊是以大專生為主,像我們這種高中生來參加活動,都會被大家視為小弟弟和小妹妹的對待,備受照顧,三不五時就有色藝兼具的康輔大哥大姐問候你。在當年,台灣海岸是管制的,那個動員戡亂反攻復國的時期,所有的海岸幾乎都有駐軍,只要駐軍的海岸,是不對一般的民眾開放。所以你若要去看海,即便你住在海邊,也不能夠靠近… 但因為救國團舉辦活動的關係,一路上的住宿與用餐幾乎都是拜託駐防的軍隊幫忙處理,所以我們公然的可以進入營區,靠近那片美麗又沒有污染的太平洋。

 

石梯坪是東海岸健行隊其中的一站,我們當夜是安排睡在軍營裡,晚上除了會給你「愛國思想教育」外,還會有人帶活動和唱歌。那天晚上是由駐軍帥帥的預官排長來教我們唱歌,他說他在入伍之前也是康輔隊的成員,所以帶活動對他來說簡直是「調劑」,所以自願下來帶我們。因為帶兵所以他的聲音有點沙啞,他特別表示,半年前他的聲音可是可以參加民歌金韻獎的。他當夜要教大家唱的歌是他自己作曲的「白米酒」,他站立著,一腳踩在板凳上,在講台上彈起吉他,就像是打了鎂光燈一樣,大家都聚焦在他的身上。(按:這首曲子有好幾個版本,但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學唱這首的時間最早,我想應該是他作曲的無誤)

然後他悠悠的唱起....

 

白米酒  我愛你  沒有人能夠瞭解我 

我為你痴迷 我為你瘋狂  真叫人如此著迷

一杯一杯我不介意  沒有人能夠阻止我 

我醉了 醉了 沒有人理我

千杯萬杯 再來一杯 


這首歌曲有著很濃厚山地原住民的味道,大家跟著搖頭晃腦唱著,好像喝醉了一般,當唱到...

 

一杯一杯我不介意,沒有人能夠阻止我,

 

排長大哥一邊教唱,一邊看著大家,想起才不過半年前他還是大學生自由自在的時光,現在在軍營裡帶部隊,才半年就把自己的嗓子都喊壞了,世事與心境變化,好像是被強迫長大一樣,你很短的時間內要學著讓自己強大到不僅照顧自己,也要照顧身邊的人,那時當兵是很精實的,大專兵少在部隊特別容易成為被職業軍人修理的靶子,我竟然也好像懂了他的心情,感覺有些滄桑。

 

千杯萬杯 再來一杯 

 

住在軍營裡,洗澡是一件奇妙的事,老軍營裡面的浴室就是個大池子,大家一起洗。高中生的我雖然也住校,但是頭一次洗這樣的軍隊澡,害羞得不得了。挨著旁邊的幾位長的算好看的台大香港僑生,我的小弟弟很不安分的升旗了,我只好蹲下來,用臉盆舀著水洗,僑生哥哥就站在我旁邊洗,不時要把身子橫越我的領空去舀水,身體靠過來時,GG就在我臉前晃著。我害怕的不敢動,一直到他洗好離開,我才紅著臉洗完。

 

洗完澡,夜裡有宵禁,康輔大哥特地警告我們這些隊員不可以到海邊,其實應該是天黑又沒燈光,怕大家亂跑跌倒出意外。我那時還不知道怎樣打手槍,剛剛洗澡時的裸體秀讓我好難受,我在軍營外頭找了地方發呆,看著星星聽著很近很近卻看不到海浪的聲音,那種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文青少年病就發作了。當一切聲音都靜下來,排長大哥好像也安妥了一切,有著空檔,走跟來跟我聊天。

 

我們小小高中生對大哥哥當然都是崇拜的,能夠聊的,就是讀書聯考和考好學校,唸書怎樣能考高分。排長大哥給我他的聯繫方式,後來我們一直都有通信,一直到他退伍出國就斷了信,如今我甚至想不起他的名字。

幾年之後,我自己也曾帶救國團營隊在花蓮駐點過一兩個月,留下深刻的記憶拜臉書之賜,我甚至找到當年的康輔成員,大家一聊起來,精神都來了。據說救國團的健行隊依舊在寒暑假偷偷在康輔群中舉辦,當年的康輔隊員如今帶著自己的小孩,重新走一次他們當年的旅程,所有的形式與規劃都比照當年,一早一樣要升旗,要帶活動,唱愛國歌,要講鬼故事嚇女生...

 

同場加映  阿妹版本的白米酒  請從2'50 聽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p2px-nfZY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呆歐吉尚 的頭像
呆呆歐吉尚

虎穴 Who Say ?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