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芸芸眾生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圖片取自網路,非商業使用,如有不妥,敬請告知)

 

 

昨天跟一位大哥聊到,我坦承自己其實對有著娃娃臉的帥哥很迷戀,特別是有著健壯身材但卻擁有一副清純無邪睜著大眼睛看人的巨大反差帥哥,絲毫沒有抵抗力。

 

我想到一個人。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其實不願跟沒有同性性經驗的人,發生關係。主要是我覺得每個人的第一次是一種很珍貴的經驗,若是我奪走了任何人的第一次,我都覺得對他有虧欠,心裡不安,即使對方明白覺得無所謂,心理上總是留著一個過不去的坎,覺得自己拿走人家生命中一個重要的東西。

 

會跟小伍見面,其實也是很偶然的機會。那時我還沒有開始寫部落格,偶爾會寫一兩篇自己的心得文章在PTT上面貼文,貼完文章當然會有人評論,有人還會私下寫信給我,談談他們的經驗或聊一下看法,偶爾也會請教我問題。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圖片取自網路)
 

在我的那個還有髮禁的年代,國中生其實比較怕訓導主任。每天上午八點例行朝會的時候。當校長還在司令台上面口沫橫飛的講述他的想當年豐功偉業時,訓導主任就在操場的各個班級中來回走動巡視,除了看服儀之外,手上還拿著一把剃頭推刀。只要他見到頭髮長度他覺得不滿意的,剃頭推刀就往你腦袋上面開跑道,有時候開側邊,有時開中間,隨他高興。他在推頭髮的時候大家都不敢亂動,因為那把剃刀並不很鋒利,只要身體一掙扎亂動,頭髮會隨著剃刀被拔起,真的痛的半死。被開跑道的學生,放學後才能去理髮廳把腦袋頭髮推平,所以被剃的那一天,只能躲在教室,羞愧的見不得人。有些高個子的學生,還要配合訓導主任的身高,頭低下來蹲低身子給主任剃,一旁的同學不敢吭氣。

 

(圖片取自網路)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上週跟一個在網路上認識很多年的大哥見面,他和他的伴侶趁著暑假,四處遊玩,剛好玩到台北,我迫不及待地跑去見他。這之前他已經在清邁和札幌待了好幾週了,真是讓人羨慕。

 

我會認識他,是因為他的文章。

 

大虎哥是香港人,年輕時在航空公司服務,也曾到過北京念過好幾年書,他普通話說得非常好。講話絲毫聽不出有香港仔的廣東口音,跟他的筆下文章一樣,他遣詞用字非常老辣(我們這一輩,對文字敏銳和挑剔是從小被考試訓練出來的),根本就是個大陸人的口吻。所以一開始我以為他是個大陸人,只不過目前移居到海外。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我一直覺得,業務這種工作是真的靠外型的,是外貌協會的,是老天爺賞飯吃的。有了俊美的外型,業務談起來事半功倍,客戶很容易就會簽字買單,反之,則事倍功半。

 

帥哥之所以帥,是因為外在條件平均優於一般人,比方說他有天生好身材,配上好臉蛋,再加上後天的學養及談吐與氣質塑造,自然就會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不管走到哪裡都一樣。有脾氣又機車的帥哥,人們會稱他們是個性浪子,還總是百般的幫他找理由給他台階,若長的一般般,跌倒撞壁應該都不會有太多人理你,這是天生不公平,沒辦法。

 

以前我有一位暑期來單位實習的工讀生在我們單位幫忙,他一站出來,他那種男模的身材和臉蛋,在一群傻呼呼的實習生中,他很難讓人不注意。對我,他當然是必恭必敬的,畢竟我是這個單位的小主管,私下總會喊我大哥,找機會跟我聊天,常常會跟我談談他的人生規劃和想法。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Jun 27 Wed 2018 10:48
  • Zac

 

在遙遠的年代,網路尚未普及,要獲得同志訊息,特別是國外的,都需要靠坊間八卦雜誌裡面類似「寰宇搜奇」的專欄,才能查詢到一些同志旅遊的蛛絲馬跡訊息,這些報導常常是捕風捉影甚至是報導者的鬼扯,或者訊息有誤差十萬八千里…

 

嚴格說起來,我算是比較早去曼谷的,那時後曼谷是亞洲的同志首都(現在應該也還是吧?!),大約在2000年左右,我就自己單身跑去探險,但是因為自己並沒有出櫃,所以基本上都不敢揪伴,也不敢讓其他人知道,只能獨來獨往。(現在想起來,自己也十分大膽)。沒網路的年代,基本上要取得曼谷同志訊息不容易,你必須自己飛到曼谷後,找到的同志聚集處或餐廳或三溫暖、按摩院,拿著曼谷同志旅遊業者聯合發行的"同志極樂手冊"和"同志遊樂地圖"方能一窺奧妙。這些地圖會載明當下一些正在經營的同志商店,三溫暖… 這個極樂地圖還因為地方不同,分成曼谷版和葩他雅版,所以,即使沒有人帶,只要口袋揣著鈔票,帶著極樂地圖,你依舊可以到同志據點走透透。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圖片取自網路)


每年四月的泰國曼谷潑水節是同志們返鄉的高潮,就像春天燕子返鄉一樣,時候到了,就得成群結隊飛回故鄉,準備濕(失)身,同時也要解放肉體與靈魂。更甚者,還要馬不停蹄的參加各式鹹濕程度爆表的派對,接受酒池肉林的洗禮。這幾年大陸方面老是傳說,若你家孩子平常無女友,說自己不婚,老是跟同性的同事同學出門,常在夜裡講電話,四月初總會要跟一群朋友去曼谷度假,那肯定是個基,八九不離十。

 

我是沒參加過曼谷的潑水節,自己年輕時沒有認識任何圈內人,不敢單獨自己去。等到現在年紀大了,要我跟一群青春正茂的年輕人脫掉上衣玩水仗,實在有點不倫不類,也有礙視聽,髒了大家的眼睛。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上週跟一位圈內大哥見面,一見如故。

 
大哥保養有道,身形完全就是三、四十的狀態,沒有啤酒肚,穿上簡單襯衫,乾淨俐落,談吐迷人優雅又有魅力。
 
大哥目前獨力照顧家裡長輩,所幸長輩體諒,並不黏膩,讓他還有喘息空間。我們聊起了長輩照顧的經驗,感到話題十分投緣,畢竟這樣的話題跟年輕的中壯年來說,話題無法聚焦,引不起對方興趣。
 
人都知道自己會老,但總僥倖覺得棺材裡頭的那位跟自己距離十分遙遠。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 Jan 22 Mon 2018 13:57
  • 阿興



升大二那年暑假一過,我終於可以擺脫菜鳥的頭銜,有幸成為學長。我也從原本兩人合住的租賃處寢室搬到單人的獨立雅房,儘管廁所熱水都在外頭,但比起跟他人住的那種缺乏隱私生活要好太多。暑假結束,新的學期開始,我們舊生比較早開學,而菜鳥新生因為必須上成功領受訓60天,所以晚一些開學。

 

有一天我躲在寢室裡K小說,還一邊放著大聲的音樂,突然聽到外面有敲門聲音,門一打開,是一位老先生,後面跟著一個怯生生又理著小平頭的男孩,一眼看過去就知道是剛從成功嶺下山的菜鳥。

 

老先生因為聽到音樂聲,知道房間裡有人,於是就敲門問了我一些住宿的相關設備和規定,以及附近的注意事項,跟在老先生後面的小男生一句話也沒吭氣。我觀察了一下,他穿著短袖白色的國民領襯衫,配上一條牛仔褲顯得乾淨好看,然後他臉很斯文,眼尾微微上飄還挺勾人的。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 Sep 20 Wed 2017 20:22
  • 老B

老B是我的高中同學,我的學校規定大家都要住校,記得剛進高一時,看他人高馬大的,又是個留級生,從前在海外唸書,據說新加坡也待過兩年,180的身高和壯碩的身材,口才也不錯,一站出來,就是個老大模樣的風雲人物,不意外的,班上要選幹部時,大家就努力拱他當班長。

老B也不愧是留過級,也喝過洋墨水,處理事情起來,粗線條中有細膩,大聲的吶喊聲中有溫柔。

我們這群高一新生,剛從國中歷經聯考走過來,身上那股菜味和稚嫩的奶味,不用看,光用聞就聞的出來。身上穿著垮垮的制服是因為家裡頭媽媽擔心你還會長高,所以欲留給你成長的空間,結果肩膀是掉的,衣服是垮的,長褲是永遠也勒不緊。穿在身上像是扎布袋,說多醜就有多醜,老B身為班長又是老鳥,開心的在週末帶著大批人馬歡歡喜喜的去西門町訂做制服,不但如此,他還教我們買皮鞋。皮鞋怎麼挑呢?

「要買阿堀啦」他說。 

那是一種啵亮的皮鞋,當年一雙要上千,是憲警專用的皮鞋,擦起來真的會亮晶晶,黑到反光的部分甚至可以當鏡子。老B拿著棉布、鞋油和棉花在教室裡不厭其煩的教我們大家怎麼擦皮鞋才會亮。

處於人生叛逆期的我們,大家嘴上不說,但幾乎是用崇拜的眼神和心情看待這位大哥,他好像地下助教,不但懂得好多,然後英文也好,又很照顧我們這些同學。特別是我們班上幾個小個子的同學,我就是其中之一。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我認為人跟人之間關係,總是建立在打破成見上。我原本以為你是怎樣的既有成見,會因為一些事件的突破或發生,使你調整了當初既有的態度,從而有不一樣的觀感,然後對這個人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早先我對小弟的印象是:

  1. 帥、體格好,有九公腰(這我最愛)、
  2. 腦袋不行,常犯錯
  3. 不會看場合說話(我們常說這是白目)
  4. 喜歡在他人面前跟我撒嬌
  5. 很想要迅速賺錢

 

我的原則和要求很簡單,只要是規規矩矩,於公於私我都會好好照顧他。但相處久了,有時候一些企圖或壞習慣會自然流露被看出來。

有其他工作同仁不小心跟我提到了他,說他有點假仙,又有點雙面人,人前人後不一樣,特別指出說他是刻意在我面前裝乖,其實對其他人的態度,並不好。

比方說,他會支使其他比他嫩的學弟妹去做他不願做的事,又比方說,他在工作時會常用上廁所的理由蹺離工作區,要別人幫他頂著。我心裡記著,找機會想去印證別人的說法。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冬夜的風,是帶刺的。我坐在小弟的摩托車的後座,往陽明山上奔去。仰德大道上我腦袋飛速的轉,我一直不停的告訴自己說:

- 我是長輩,他是晚輩,我絕對絕對不可以逾舉。

- 我是老闆,小不忍則亂大謀,後果你沒法扛。

- 我是他們的頭,所以他們對我很信任….

- 我是…..


蜿蜒的山路,其實還有點漫長,閃避地面偶然的大小坑洞,讓我的手不小心扶著他的腰。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小弟跟我說,他上大學這段期間的寒暑假工讀就都打算要包給我了,要跟定我,要賴著我,要我一定要讓他跟。我不置可否,但也未曾鬆口允諾。我的角度是:只要他在我的要求下,表現不要太離譜,我當然沒問題。

一次下班後,大家在收拾東西,我在旁邊打著報告,他坐在我旁邊,慢慢挨過來,跟我提起要請假要跟朋友去玩的事,我專心工作,不想理他。他把頭靠在我肩膀上,用臉開始揉我的肩膀。

 

「乾爹,好不好啦?…他在旁邊跟我撒嬌。

拔拔………拜託拜託…..他用小狗臉看著我。

「你發神經喔,生病快吃藥。」我說,然後旁邊好幾位工讀同學正斜眼看著我們兩個,或許想看看我的回應。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認識小弟的那一年,他才19歲,還是個大一的孩子。我那時帶領著一大批孩子,正在做一個公家單位的標案,他是眾多孩子中,比較會跟我親近的。

還在唸書的他有著圓圓大大骨溜溜的眼睛,重點是他有著一身近乎體操選手的身材,再加上一副好看細緻的娃娃臉,笑起來,臉上兩個酒窩和笑起來會露出的虎牙,根本就可以直接去當偶像明星。上天其實很不公平,怎麼就是會有人天生就長得這樣好看,笑起來這樣無辜?

 

他並不特別高的身高,竟然還是以籃球的專長保送進了國立大學(其實他自己承認說他高中成績很差),我聽了很驚訝的問他: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表哥是長子,下面有2個弟妹,從小就是個到處惹禍的了尾仔。

他不喜歡唸書,但腦袋很靈活,國小畢業後不想升學,就被家裡送到離家不遠的工廠幫忙。他只做了幾個月的工,就跟工廠的人處不來,覺得工廠的人欺生,都不教他。索性就跑回家幫家裡種田。田裡面的事雖很雜亂,但只要按照時序,按部就班完成要做的事,剩下的就看老天爺了。

大表哥覺得這樣規律的農事很無趣,以前唸書時這些農事還可以耍賴給家人,假裝不用管。但現在真的要自己做了,做起來,還真他媽的很累,重點是,還根本賺不了幾個錢。

小四那年暑假,在補習班暑期課程結束後,距離學校開學前大約還有一週的時間空檔,媽媽把我送到娘家過幾天真正的暑假。臨去之前,媽媽是千叮嚀萬交代,叫我務必要遠離大表哥,深怕他會影響我,變成不愛唸書的小孩。

我那時對大表哥一點都不熟,畢竟也沒相處過,心裡想像著他的樣子,覺得他應該就是那種頭上長角,眼神凶悍,一言不合就要爆發的那種人。不過實際到了鄉下,見到他本人就覺得還好,他臉上掛著笑容,有點慧黠的眼神,15歲的年紀,沒農家子弟的質樸,就是身體裡裝著一個不安的靈魂。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在叔叔告別式的會場上,儀式的最終是要瞻仰叔叔的遺容。我把白色的玫瑰花放在叔叔的胸前,然後跟著親友們的隊伍,向家屬致哀。輪到我時,我走向前,他的兒子往前站了出來,緊緊的抱住我,他真的抱的很緊,我鼻子突然一酸,視線模糊,眼淚好像要決堤了,但是我們兩個都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

 

我這個叔叔並不是我的親叔叔,他其實是父親的同學,從小看著我長大。因為老家在南部,反倒是我跟自己的親叔叔並沒有很親近。因為碰面頻繁,跟這位父親同學,十分親暱。而父親對這位叔叔的態度,我有著說不出也搞不清的情緒(猜想叔叔的家人也會吧)。

父親對這位同學,就像是照顧親弟弟一般(不,應該有過之無不及!),對他百般的容忍與呵護,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而他也敬重父親為大哥,所以有事沒事都會到家裡吃飯聊天,一待就是半天。在我幼年的記憶中,每年一次兩家人一同起出遊(在當年台灣貧窮辛苦的年代,加上父親極為節省的個性),這絕對是一件盛大的工程。我很多幼年時期的照片,也都出自叔叔他的照相機。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家裡附近一個年輕小鮮肉,我們在早上六點半遛狗的時候,不時都會遇到。

他不算高大,身材頗為健美,感覺上體脂不高,有著黝黑的皮膚。臉上略微靦腆但溫柔的表情,在一大清早遛狗的杯杯阿姨之中,他算是比較特別突出的。畢竟年輕人都普遍起的晚,而他卻是天天早起。

我碰到他時,他一次都遛三條狗。剛好就是大中小三隻,大的是拉拉(拉布拉多),中的是米克斯(混種狗),最小隻的是一隻活蹦亂跳還不時齜牙咧嘴想耍狠的吉娃娃。

會注意到他們,不光是因為小鮮肉主人,而是因為大狗拉拉感覺已經好老好老了,走路像老人家一樣一跛一跛的前進,往前走的速度很慢。中的米克斯則是前後陪伴,跑上跑下。然後最小的吉娃娃因為最活潑,常會爆衝,所以小鮮肉帶他都會拴繩子。

之後大家見面次數多了,我們碰上了總會聊上兩句,但主要還是在談到那隻老爺爺拉拉。老狗動作緩慢,我心感覺牠時日無多,但是拉拉個性畢竟還是很親人,只要我走上前,拉拉就會奮力的搖搖擺擺走過來,要我摸牠。我一邊摸著拉拉,一邊問起小鮮肉關於牠的狀況。小鮮肉說,因為牠真的年紀很大了,就行動不方便,看了很多醫生,也花了不少錢,之前還送牠去給中醫做針灸,希望減緩牠的痛苦。給狗做針灸,我聽了很訝異,想說這得花不少錢。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台北燈會今年換到熱鬧烘烘的西門町舉行,燈會區從中華路北門那頭延伸到西門(西門圓環...有人記得以前那邊是個圓環嗎?)紅樓的主戰場,花燈也一路陳設到貴陽街,沿路賞燈人潮不絕於途。
提到這個,是因為西門町這邊讓我想起一個人。這個人我已經完全不復記憶他的長相,但相識的過程很有趣。
 
多年前,要認識圈內朋友主要還是在拓網,約炮最重要工具UT聊天室上,這兩邊是圈內朋友最重要的管道。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210是大家值得歡呼慶賀的日子,倒不是說我們達成了史上最多人25萬聚集發聲的目標,而是今天我們成功的把同志以及與對同志友善的朋友一起牽手站出來,為著長期以來被漠視、忽略的同志人權,大聲的吶喊,說這是我們的人權。
 
一位朋友傳來一張孤獨的照片,這是祈家威。他一個人拿著彩虹旗在中山南路的安全島上揮舞,孤獨的身影,已經花白的稀疏的頭髮,一直都消瘦的身材,就像他這30多年來走過的每一步,充滿被訕笑與羞辱,他依舊堅持走下去。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隨著這十幾年經濟不景氣,家附近從事資源回收的婆婆是越來越多了。當然也是會有那種已經有好幾間厝,但是極為勤儉的富婆婆湊熱鬧似的下海搶資源回收,但憑良心講,做資源回收的老阿嬤,絕大部分都是生活困難,兒子老公不會賺錢的那種。

我會特別注意到這位老婆婆,是因為常常會經過她的家,很奇怪的,不論早晚,總會見到老婆婆端出了矮板凳,彎腰蹲坐著整理回收物,這一坐,就是好幾個鐘頭。早上七點蹲在那邊,一直到晚上六、七點。

婆婆佝僂著直不起來的身子,一手整理著回收物,一邊還會聲音宏亮的跟路過的人打招呼。
 

我常對她說:「阿婆啊!這條街你最打拼。」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