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的,最近因為天氣炎熱都懶懶的不想寫東西,在鍵盤上總是停留許久。所以生活裡就是看看影片展覽,瞎混。

今天去了台北當代藝術館,看光合作用展,這是一場亞洲性別議題的展覽。裡面有不少年輕人在看展,但這些展覽對我有點艱澀,看不懂一些塗鴉的作品或重複影像的影片,現在藝術著重互動討論與實驗,根本不是我老人家能承受的,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連結在下面)

「光‧合作用-亞洲當代藝術同志議題展」

----------------------------------------------------------------------------
(下面圖片取自網路,僅供參考)

但是講到性別,也不知為何,突然想起自己的第一次(如果那算是的話)。

記得是自己小學四年級的一個下午,好像沒有課,我跑去一個同學家玩。他們家算是頗大的,雖然是舊的日式建築,但有很多房間,當時不知道我同學的爸爸是做什麼的,反正應該是哪種黨政軍要職吧。

那天,同學六年級的姐姐也在家,我在同學房間玩了一會,走到客廳。同學家人有不少人在美國,他常常拿美國的糖果之類的東西在班上炫耀,這次到他家,就是等著看他的寶貝。同學其實也小氣,這不能碰那個不能摸,很沒意思,於是走出房間,到客廳看電視。

我跟他姐姐不熟,不知為何,三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講話。小姐姐突然說到她偷看到姑姑跟姑爹做愛的事,講的繪聲繪影,我完全不懂她說的事什麼,胡亂的應和著。

同學那時好像是突然被家人叫走了,只留下我跟姐姐兩人,姐姐就說,我知道怎麼做,要不要我教你?

「我看過姑姑他們做」她說。

「一個在上面,另一人在下面」

於是我被小姐姐推到床上,我張大眼睛身體僵硬,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躺在床上,小姐姐動手脫掉我的褲子,我軟軟的GG露出來,第一次被女生看。大概是因為太驚嚇了,我完全沒有反抗,也不知道會發生怎樣的事。
小姐姐撩起了她的裙子,脫掉了內褲,然後就用她的私處在我的GG上來回摩擦。她跨坐在我身上,自己搖了起來。

問題是,我當時沒有發育,就是隻幼嫩小白雞,她磨上磨下,一點感覺都沒有,我由於驚嚇,也不會勃起,所以任憑她如何摩擦,就像是在揉麵糊一樣,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只看到她臉紅紅的,呼吸急促。然後這樣過了一分鐘,她也覺得跟我這小孩「做愛」好像十分無趣,然後就自己下來。

我拉上了褲子,腦子裡一片空白,頭也不回即刻跑回家。

那是我第一次跟女生接觸,我到今天都還記不起來當時那位豪邁姐姐的長相,只知道同學小學畢業後,全家移民到美國去,再也沒見面。


大概是心理創傷比較嚴重吧,所以我從此之後,就只喜歡男的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呆歐吉尚 的頭像
呆呆歐吉尚

虎穴 Who Say ?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howiex2007
  • “大概是心理創傷比較嚴重吧,所以我從此之後,就只喜歡男的了“

    這種想法是不正確的
  • 你看不出來,這句話是在開玩笑嗎?

    呆呆歐吉尚 於 2017/09/17 08:3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