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歐吉尚愛碎念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其實我個人對於宗教的態度是比較包容的,這點常被身邊的朋友取笑。我曾經受過基督教的浸洗,受過一貫道的點禮傳燈開悟,平時會去廟裡燒香求平安符,有朋友揪會參加藏傳佛教的傳承與傳咒法會,錢包裡放的是廟裡祈求的平安符,背包上掛著京都清水寺的御守.... 

我心理總是認為,宗教其實就是一種心靈的寄託和你做了虧心事的時候一種救贖方法,讓人們在做壞事時有罪惡感,不至於失控。所以只要是宗教本身朝著與人為善的目地,行為上是救濟眾生的,不斂財的,我基本上都覺得很棒,心裡也都不排斥。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照片取材自網路)


農曆七月,民俗中的鬼月,據說諸事不宜。可之前我聽一位西藏的師傅聊天談起,他說七月在藏傳佛教中,是一年當中最棒的季節,說是鬼月,其實是以前皇帝有私心騙你們的,好讓他們可以獨享福份。所以啦,人行止端正,問心無愧,七月就當作是行善月,也未嘗不可。年輕時,我也曾七月半中元節當天去秀姑巒溪泛舟,同行的還很多人,大家都開心的要命~

 

大四那年,我本科系所念的不好,顯然是畢不了業,再加上當時跟他正濃情蜜意,兩人甜的分不開,根本無心唸書,只好假借自己想要考研究所,設法來延畢,一方面能夠跟他繼續一起生活,一方面躲一下兵役。於是我先找來爸媽攤牌,表示自己想要考研究所,得到他們的支持後,然後在重慶南路報名了補習班,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 Aug 13 Mon 2018 21:31
  • 靈堂



(圖片取自網路)


初初認識他的那幾年,大家總是處在猜測對方心意的階段,說真的,兩人感情並不踏實。那時我自己忙著研究所的課業,加上自己先天底子太差,整天被教授釘在牆上,見面總是跟他嘔氣,跟他的關係有點疏離,好像進入了高原期。

突然聽到他祖母過世的消息,我急忙趕赴他在鄉下的家,消息來的實在匆忙,心情上的沒法快速調適。至於他家的其他兄弟,平日就各自為政,就跟他爸爸和其他叔叔的關係一樣,彼此井水不犯河水,關係非常的淡薄,見面可不盡然是相敬如賓,常常是彼此相敬如"冰",甚至是”兵”。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記得才不過是幾年之間,各種社群媒體APP在手機上出現後,改變了圈內很多人交友的習慣與方式。但在這些交友APP普及之前,大多數的圈內人是在BBS上面聊天室(最著名的是UT)裡面聊天,或者是透過各個入口網站社群的前身,比如說:奇摩家族、無名小站....等,來認識朋友。

 

 

當年這些社群或聊天室,受限於網速,只有靠簡單文字敘述並加上自己的一些幻想,就可以聊的活色生香,胡天胡地。那時,你若是擅長用文字表達自我的朋友,會比較受歡迎,但不見得是每個人都有大把時間跟你耗,於是聊天室裡面會分成兩派,有那種風花雪月的文青瓊瑤蘑菇派,還有大刀王五的直接殺過來的及時享樂派。風花雪月的文青,基本上就闢室密談去了,而大刀王五派,擺明就是要找人燒幹的,連暱稱都會是先報上自己的身高年齡體重加上床上角色號碼和找尋的對象,以免找錯。通常像是下面這樣: (圈內朋友戲稱是自己的IP)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圖取自網路,如有冒犯,請告知)

 

事情是這樣的,我的四歲小紅貴賓狗一向晚上是跟我一起睡床上的。沒辦法,太寵,一旦上了床,要趕牠回去自己窩睡,就變的有點不可能。牠可以半夜一直跟你奮戰呼叫你,你可以不理牠,但是沒辦法不理鄰居的憤怒眼神。

記得去年有發生過兩次,早上起床後猛然發現床單上有一灘"水漬"的痕跡 ,我沒去聞,單純的以為是狗狗牠因為天氣冷,在被窩裡面太過溫暖,所以忍不住尿尿所致,解決方案是,除了立刻更換床單被套之外,我還趕緊添購床上保潔墊,讓狗狗不至污染了床墊(我床墊去年10月買的,差不多才用半年)。

昨晚我上床後,發現狗狗突然猛的起身,弓著身體,然後有點微微的顫抖,重點是:我看見牠 GG 變的很大支,還 ininder.....  我抓著牠的腳,半強迫的側身讓牠睡下,拍著牠的身體,讓牠慢慢的冷靜下來,狗狗順從了我的安撫,慢慢的不那麼激動了,像是哄小孩一樣,牠也慢慢的睡著了。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對於老外,大家的想法不知道如何,除了東西方人種體色的差距,加上大家外表思想都不同,純粹上床較勁或許比較簡單,真正說到要交往,可能得跨上很大的鴻溝。這裡不談交往,就談談自己吃過的老外吧~

我這輩子吃過老外的次數其實是屈指可數,少的可憐,因自己既懶惰又膽小,加上外貌不優,要碰上老外機會本就極少,正因為次數不多,反而顯得每一次都有點難忘。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一年一度國際書展剛過,許久沒看書的我,早已面目猙獰,不堪入目。(有空還是多念點書,少看點電影吧~~) 汗顏......

今天想要提兩本自己始終不能忘懷的兩本書:《孽子》與《徬徨少年時》…

 

《孽子》
台灣文學作家白先勇的一部長篇小說作品,發表於1983年。為台灣同志文學中最具代表性的經典作品之一。有改編成電影、電視劇、舞台劇等作品。 1988年在中國發行;法語版本在1985年發行;英語版本在1989年發行。
主要描寫主人公李青內心的掙扎,和他與離異的父母以及主流社會之間的情感與衝突,也敘述一群游移於新公園中的男同性戀者,如何在生活、慾望和社會偏見中掙扎求存。除了人物以外,作者亦側寫了1970年代台灣社會的樣貌,尤其是當時以台北市新公園為中心的男同性戀社群。

要提到《孽子》這部小說,較年長一輩的老同學應該都讀過,現在年輕一輩應該很多是透過電視劇知道這部白先勇的小說,但請各位容我老先生說兩句話,書本絕對比電視劇精彩多了,不過畢竟時空背景不同,當時社會風氣與政治戒嚴時代的壓力感不同,能否讀出書中的那股傲氣與倔強,就很難說了 。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寒流來襲,冷到全身不要不要的,光是出門就已經是一場身心靈的掙扎,冷風帶著寒氣,雖然已經全副武裝,口罩加上手套,羽絨衣配毛襪,暖暖包踹在口袋裡,還是很冷啊...天一冷,人就特別就想泡湯,光想那個畫面就讓人好溫暖。於是我咬著牙,又衝了紗帽山泡溫泉。

寒流泡湯的民眾特別多,除了老爺爺老杯杯班底,在天冷的狀況下,明顯臨時起意泡湯的人特別多,也把泡湯的年齡整個拉低。今天來了不少一群一群朋友休揪泡湯、大抵30上下的上班族、有小熊也有瘦猴,但還以熊族居多。

我哆唆著身子,沖洗完身體,趕緊跳進冒著白煙的池子,眼睛開始欣賞各家兄弟的裝備武器。當然如果好身材配上可觀的傢司就甚為搶眼。說實在的,現今年輕人普遍的傢伙比老人家要大,左右甩動,眉宇之間,八分自信+二分驕傲,一整個青春無敵。

泡在池子裡久了,我起身在烤箱前的板凳上看著經過的人群,因為無聊,突然對大家的私處髮型有點好奇。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又來販賣自己的青春記憶了。

 
關於青春,其實那個反攻復國勿忘在莒的年代,每個青春期的孩子,一切都是懵懵懂懂,靠自己摸索著長大,雖然不知道是怎麼走過來的,但摸索著石頭過河的過程好像大家都一樣。
 
年少時,我在心裡上是比較早熟的,中學時由於自身對於性別的矛盾一直鞭斥著自己,不敢跟人說,只利好用宗教偽裝自己,欺騙自己,假裝自己是一個虔誠的教徒,這樣做,覺得應該就會得到救贖。
 
那時候大學聯考的錄取率只有20%,所以高三學生的生命幾乎全是為了聯考,沒日沒夜的K書考試,做練習題。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發文少,其實就是心裡有事,家裡也有事,兩邊一起湧上來,讓我幾乎有點承受不住。

 
生老病死原是人生必經過程,人不能與天爭,只能默默承受。不能改變命運,只能說服自己得認命,得服膺命運的安排。
 
年青時總不相信命運,認為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裡,只要肯拼搏,一定會有不同。
 
電影電視小說甚至生活中都不乏與命運抗爭的例子,每每是動人心弦,感人肺腑;但私下捫心自問,自己還真的做不到故事裡頭那些擁有持久毅力,又能兼顧生活家庭的模範。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是這樣的,人生到了某個階段,很多悲喜交關的時刻都會同時到來。

比方說你拿到一張晚輩的喜帖時,同時又電話接到某某舊識的噩耗。這樣超寫實的看似荒謬的劇情就隨時發生。

你覺得這樣的日子距離你很遠嗎?其實你身邊有一堆人都是在這樣的日子中呼吸喘氣。

在萬華剝皮寮正在展出的「貧窮人的台北」展覽 ,就有這個味道。當你手中拿著星X客的咖啡,看著窗外的人群,撿拾回收的老頭,推著沈重的板車,正劃過你的眼前

剝皮寮做為台北一個非常有歷史的古蹟聚落,被整治成一個文化景點,因為場租便宜加上補助,裡面不時會舉行一些新生代藝術家的展覽。一間一間的展間,每一戶都各自獨立,不像其他展覽館,可以延續展覽氛圍精神,強化印象。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Aug 15 Tue 2017 11:40
  • 洗澡



你會洗澡嗎?你確定嗎? 笑話,都洗了大半輩子了,怎麼這樣問?

我自己洗,洗過別人,也被別人洗過。(這段略過)

通常自己洗澡的方式很簡單,頭沖水,擠洗髮精在手心然後抹上頭髮,起泡搓搓,沖水,第一步完畢。然後是洗臉,相同的方式,洗面乳抹抹搓搓臉,沖水,第2階段結束…,再來就是身體,沐浴乳在手,大面積的塗塗抹抹,沖水。此刻,就算洗完澡了,全程大概不需要五分鐘。一輩子都是這樣洗的。

我一直很難想像有人在浴室洗澡摸摸蹭蹭可以洗很久,到底是有什麼秘訣可以讓人洗澡洗很久?真心不解。

這個問題,今年四月,我在北海道"登別溫泉"的浴場,得到解答。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金曲獎上週末落幕,儘管阿妹在懷念張雨生的那段表演大走音(有人說她是哽咽不止),但是聽到她唱「以為你都知道」時,熊熊就被打到。這首已經多年沒聽到的歌,廿多年後乍然聽到,心裡又起了一陣翻攪。

以為你都知道 兩顆心在相互關照

難道是我把一切想像得那麼好…

在愛情裡,在還沒確定彼此意願時,總是擔心受怕。像是手上捧著豆花,捏著怕碎了;輕了,又怕抓不住。在那個時候,自己情緒起伏,優柔寡斷到連自己都討厭的地步,所有的未知與無來由情緒,都來自對方態度的不確定。

大四那年,我遇上了生命中的那個人,由於我們平常住的地方很近,彼此往來互動也很頻繁,但是在一次夏天早上,我們擦槍走火。那次,我們做了。在那之後,想要確認兩人關係變成一件很玄妙的事。

他擺明的說他是異男,那一次的意外,只是大家昏頭發神經,要我別想太多,他保證大家以後一切照舊。而我心裡七上八下的OS,我就是要找一個戀愛對象啊,如果那個人不是你,那我要怎麼見你?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看著 UA航空趕人下飛機事件 ,真的是讓人匪夷所思,明明客人就已經上飛機了,還可以強行把人拉下飛機,還把人弄得頭破血流,這真的有夠離譜有夠扯,有夠誇張,應該有一票律師等著要修理UA航空,讓UA付出代價。
 


關於超賣機位,根據報導,這應該是多年來各家航空公司的常態,航空公司總會抓個超量,只要你不出現,基本上他就可以過關,理論上不會有太多狀況,如果有狀況,他們自然也會有一套SOP處理,賠錢、送禮物或升等,反正大家都不會不太開心。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Mar 23 Thu 2017 22:49
  • 牽手

好久一陣子提不起筆來,跟失去的臉書帳號有關,惋惜那麼久的經營與累積,不過現在重起爐灶,又開了個新的帳號,希望能撐久一點,不再被奇怪的人檢舉。

前幾日經過西門町,見到兩個身高都有180的時髦弟弟手牽手神色自若的從我面前走過,旁邊路人均不以為意,顯見年輕人勇敢作自己,不畏懼世俗眼光,真的是英雄出少年。婚姻平權指日可待,也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當年我跟他是同系的學長弟關係,初初發展之時,真是濃情蜜意,吃飯睡覺無時不黏膩在一起,說不完的話,趕場看電影,甚至當家庭煮夫,買菜回家煮給他吃。

不是不會顧忌外面的眼光,只是因為愛的太濃,所以根本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我們學校不大,系上人也不多,男生更少,沒多久風言風語就四處流傳,我們像是挺在浪頭上的礁石,任海浪拍打。說不怕是騙人的,畢竟壓根也沒想到要出櫃,但心裡只要有他,覺得一起跳懸崖的勇氣都有了,剩下有啥好怕的。

我們對外以兄弟相稱,也不知道是行為舉止透露什麼,不止一次的人有店家會問起我們的關係。

「你們是兄弟嗎?看起來不像啊….可是又看起來感情很好的樣子」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應該要這麼說,深深隱藏在櫃子裡的人,總會有個分身(帳號)以避免可能給自己帶來困擾。日前我的臉書圈內分身帳號被檢舉了,臉書管理處的服務人員貌似平和的發信告訴我說:「為了證明你是這個帳號的擁有者,請提供你的ID、護照或是其他可以證明你的出生年月日等個人資料,等證實之後,這個帳號才有可能開放。」

這會兒問題可大了,當初自己設的分身帳號,基本上就是隨手亂填,比方說生日寫11….等等,根本不會有相對應的證件可以提供證明。我估狗一下網路,看看有無其他解決方法,但看來看去,網路上面的討論與回答,顯然是沒法取回了。大部分的網友意見都說,基本上這個帳號就是GG了。

一個超過6年的臉書帳號,就這樣掰掰消失了。

分身帳號的停止,你這些年所經營與走過的足跡都在一個指令下不見。除了部分我先前寫過的網誌,我部分轉貼在自己的blog裡面,所以損失比較小。但是我所加入的圈內社團、和圈內朋友的互動以及和曾經參與的活動,就此被鎖在櫃子裡,再也拿不出來。除了極少數朋友擁有我真實身份的臉書帳號或LINEID,大部分的圈內朋友就此失聯,沒法子聯繫,真的十分的遺憾,也很難過。

想想,損失的不過就是一個帳號而已,竟然會讓自己悵然若失很久。這代表的是,你生活過的這些年,變成空白,曾經投入與分享了許多自己生命中的體悟和真實的情感,轉眼成空。這些年,我從裡面獲取養分與慰藉,讓我在現實生活中,還能夠有一個角落,藉由手機小小的螢幕,卸下我面具,暫時的做自己。

在那個分身帳號裡,比真實自己的帳號裡頭更真實。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Jan 19 Thu 2017 00:09
  • 告白

 
第一次告白是在高三快畢業的時候,接著馬上就要放暑假了,但是因為聯考的關係,同學可以自行選擇留在學校唸書或回家念,只要不惹事,教官跟老師基本上都隨便你,不會太干涉你。
 
他是一個怪人,個子不高,笑點很奇怪,常常在冷場時大笑,然後他是班上唯2不需要戴眼鏡的同學。眼神有點桀傲不馴,自視甚高的那種,卻偏偏覺得自己不需要配合這個世界運作,明著暗著會跟學校槓上,但總是明白教官的臨界點,不會讓自己涉險。簡言之,他有點小聰明,年輕的那點智慧,大部分用來對抗當時大到嚇人的大學聯考,即便那些言語與行為很阿Q,很呆,但就是好爽。現在想起來,他還有點周星馳的味道。
 
跟他比較有話聊是在早上運動後,班導要求大家必須早上七點在操場集合,說是唸書也得要有好身體,要我們跑步。你知道大家在高三唸書都念的晚,即便沒有網際網路的年代,課本一本接一本,夜讀都搞到很晚睡,還要七點操場集合跑步,大家幹譙到無力,心裡把班導罵到臭頭,他媽媽應該也被大家不停的問候。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前幾天一位老朋友跟我聊天,突然跟我說,你真的是老了,最近老是聽你聊以前的事情。我心頭猛然一驚,沒想到自己不知不覺中心態改變竟然如此。
 
是的,人一旦心態老了,就開始喜歡回憶過往。以前的人事物、同學同事、曾經的知己好友、職場上發生過的種種難關與羞辱、逝去的戀情和傷心地.....,每一件都是自己流血流淚咬著牙,一步一步捱著走過來的。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看過電影「投名狀」嗎? 電影裡頭,龐青雲、趙二虎與姜午陽這三人義結金蘭,成為異姓兄弟。 當下三人的誓詞,真讓人熱血沸騰。
 
「納投名狀,結兄弟誼,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禍相依,患難相扶。 外人亂我兄弟者,視投名狀,必殺之! 兄弟亂我兄弟者,視投名狀,必殺之!」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經濟學家說,越是不景氣的年代,情色業會更昌盛興隆。理由是:當我們終於有一天發現,青春時巨大的夢想已成為幻想,而成功目標卻離自己越來越遠,富貴夢想已經不可能在此生實現了之後,庶民百姓只要付出自己可以負擔起的金錢,購買短暫的小確幸,成為一種身心靈的救贖。
 
君不見,旅遊、玩樂等節目充斥各大媒體,成天介紹你好吃好玩的地方與美食,只要你願意,要去這些地方消費,門檻通常不會太高不可攀。而在私底下,大家不太講卻是身體很誠實的,其實就是色情行業了。在唸中學的時候,西門町一度是色情業大本營,從漢中街(現在西門站6號出口)開始,單身的男孩常常會被一群凶神惡煞的三七仔騷擾。大家要走過這一段路,都要提心吊膽,擔心書包或眼鏡被搶走,然後常在路邊發生拉扯,有朋友形容他是「抱著」電線杆跟三七仔對抗,態度抵死不從,就像是有人要搶走他的貞操一般堅決。但同學間總是有八卦傳言,說某班某男同學在西門町不慎失身的故事,而大家笑的詭異又開懷。
 
重點是,大家都會很關心的問:「有沒有拿到阿姨的紅包啊?」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