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老歌點播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我們成長的那個年代 ,台灣經濟景氣是一路上揚,國內政治雖然尚未解嚴,但我們可是唱著李建復《龍的傳人》長大的一群,那時候算起來,每個年輕人應該個個都是統派,覆頌著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讀著國父思想,不時會想起了長江黃河的大山大水的畫面,心裡就嚮往的不得了。看著電視會跟著媒體痛恨著那些不知足的「民主人士」(也被稱作黨外人士,民進黨的前身),現在那麼好的生活,那個不是偉大的國民黨統治下的結果?

 

大學生總是自許文青,文學院裡頭的男生思想不少微微偏左,總覺得這樣挺時髦的。我們居住的大學城附近開了間獨立書店,叫做「滄浪書坊」,裡面的擺設幽雅而富古意,這樣的書店在當時極為少見,特別是他們還隱隱的放著一些討論「思想」的書。在當時黨外雜誌的編輯陸續被抓思想犯仍舊是要受到動員戡亂條款入罪的社會氛圍下,書店老闆有膽子開這樣雅致卻又大膽的書店,令人好生敬佩。(編按:「滄浪書坊」後來移至木柵政大的側門邊不知安在否?)

 

膽小又好奇的大學生總是貼著邊線走,既提不出理論,也不敢強出頭,去「滄浪書坊」翻翻書,是我跟一位中文系的學長的嗜好。學長大我兩屆,長得其貌不揚,邋遢的外表加上南部很重的臺灣國語口音,在我們這間北部的大學,顯然的不受歡迎… 不過學長書念的不差,開口近代討論傅斯年、胡適,遠一點的抨擊顧炎武、王陽明,搞的我對他崇拜不已。要知道這些人的書,在當年有些書是被列為禁書不可得,想看都不容易了,更何況要討論!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1984年,版上的朋友很多都還沒出生吧,在當年流行國語歌曲排行榜上可以打敗同期的蘇芮《一樣的月光》、羅大佑《》和鄭怡《小雨來的正是時候》,就是文章的這首《故鄉的雲》(收錄在文章第一張專輯「三百六十五里路」裡面。)
這是文章的第一張唱片「三百六十五里路」封面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3db3b30  

這首歌是林慧萍開始唱歌的第一首歌,當時一個來自基隆的高中女生,彈著吉他,幽幽地唱出哀怨,心碎又難過的心事,觸動很多人的心。

我開始聽林慧萍,應該是在進大學的那年,1982年底,那時剛好是民歌與流行音樂交界的一年,許多民歌手走進了綜藝節目發流行唱片。

民歌那時已經疲乏無力,不再那麼受市場歡迎,考慮到商業市場的因素,一些民歌手被唱片公司延攬,進入流行音樂界,有的擔任製作,有人開始唱起曲風比較豪華的流行音樂。

文章標籤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anmao  

午後,下起了大雨,響了一聲雷之後,就沒了後續。


雨中,我總會想起了三毛、齊豫和潘越雲合作的專輯三毛作品第15號「回聲」。


1985年,是的,距今剛好三十年。滾石唱片出了這張以文學與音樂的創作,結合了當時藝文界最厲害的三個女人,在王新蓮(第四個女人)的製作下,走在流行與非流行,在民歌與非民歌的邊緣,誕生這張特別的專輯。

文章標籤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s2    下載  

黃鶯鶯今年暑假將要舉辦演唱會,宣傳CF在電視台正打得火熱,伴隨著她的許多成名歌曲,一時撩起了我很多年少的回憶。

80年代,她和陳淑樺都是紅透半邊天的女歌手,兩個人的出身也幾乎都類似,都曾經是在美軍俱樂部駐唱後,早期也都以演唱英文歌曲為主。兩位分別被唱片公司發掘,先後出了唱片。還有另外一位在美軍俱樂部唱歌的女歌手是很老才成名的蘇芮。

黃 鶯鶯是以翻唱英文的口水歌從新加坡紅回台灣(當時在新加坡她叫做黃露儀,回台後才叫黃鶯鶯,改名後真的大紅耶~),而陳淑樺則是一開始就出國語專輯。他們 兩人其實關係很瑜亮,特別是陳淑樺在碰到大叔李宗盛之後,1989年以「夢醒時分」專輯大賣120萬張唱片,打破台灣唱片的銷售紀錄,當時簡直是驚天動 地。街頭巷尾,電視電台天天洗腦。

黃鶯鶯也不遑多讓,他早年曾經以瓊瑤電影「雲河」大紅大紫(這首歌她才是原唱,並 不是鄧麗君),之後加盟EMI 走國語英語雙聲帶的唱片策略,幾乎每出唱片就是銷售爆發。記得當時最紅的綜藝節目是張小燕主持的「綜藝100」,黃鶯鶯的「相思」很不客氣的盤據國語中文 排行榜好幾個月,而黃小姐其實很神秘的,只有發片期會上一下節目,其餘時間電視上是看不到這位小姐的。

其實當時就有媒體不斷的傳言,傳說黃鶯鶯是女同志的身份,所幸當時的媒體並不狗仔,也對藝人們很厚道,所以這些傳聞其實沒被記者追蹤或曝光(或者隱忍不說?)。反正言者諄諄,聽者藐藐,江湖傳言,就讓他去吧~

黃鶯鶯聲音清亮,但是音量不足,要辦演唱會有點令人擔心,不過會去聽她演唱會的人,應該也屬於懷舊,尋找青春的記憶吧~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s  

 

記憶裡總有些歌曲會讓你一聽就心疼,再聽眼淚就快要潰堤,

你很清楚的知道這一切是為了什麼,那種感覺,深刻到骨頭裡的思念,卻終究必須面臨別離。難受像是蟲子,一點點地啃噬著你的心。

你能做的只有祝福,只能祈求蒼天,願祂給予最大的祝福。

在遠方的他  願他健康,願他平安順心,願他能逢凶化吉。 

然後,又是場漫長的等待。 

文章標籤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常在一個人的時候,不自覺的會哼起 年少時記憶中清晰的一些歌曲。

其實這些歌曲在當時對我而言,也沒有說特別突出的印象或是有哪些事件牽連著

不過就是 心裡的被翻起的一段記憶

「無人的海邊」就是這樣不時被自己唱起的歌

自己當時還小,對這樣的大哥哥當然充滿了想像,

黃仲崑 當時以民歌手身份出道,同學說他有在當救生員,

成天在海灘抱著吉他唱歌,後來因此被星探相中,參加了電視歌唱比賽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