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小弟的那一年,他才19歲,還是個大一的孩子。我那時帶領著一大批孩子,正在做一個公家單位的標案,他是眾多孩子中,比較會跟我親近的。

還在唸書的他有著圓圓大大骨溜溜的眼睛,重點是他有著一身近乎體操選手的身材,再加上一副好看細緻的娃娃臉,笑起來,臉上兩個酒窩和笑起來會露出的虎牙,根本就可以直接去當偶像明星。上天其實很不公平,怎麼就是會有人天生就長得這樣好看,笑起來這樣無辜?

 

他並不特別高的身高,竟然還是以籃球的專長保送進了國立大學(其實他自己承認說他高中成績很差),我聽了很驚訝的問他:

 

「你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我說。

 

在我簡單又直接的印象中,籃球隊員不是都應該都要起碼180cm 以上的身高,這是基本要求吧,以他175的條件,還是籃球校隊,那他肯定是個神射手了,我猜。

這半大不小的孩子,常常見到我的時後會傻笑,或許是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應對,所以只好靠裝傻賣萌來掩飾自己的不安。在人群中,他算是出眾的,在幾次因為工作忙碌的聚餐過後,他主動會要求用他的機車載我回家。

但他相較其他的同學,他顯然腦袋算是比較簡單而的欠思考,加上又是生手,工作中老是犯錯出槌,增添不少其他人的麻煩,私底下一些同仁不滿的聲音一直沒有停過,但也不知為什麼,我老是縱容他,或許是看他帥吧,我總是出面幫他笑笑的擋下來,默默替他收拾爛攤子。我擔心被其他同學看出我對他的私心,總是小心翼翼的掩藏自己的心思,讓他默默的過關。

之後跟大家比較熟悉了,也隨著工作逐漸上手,這些對他的抱怨逐漸少了(或者習慣了)。幾次下班後幾個男生在停車場抽煙拉低賽,我靜靜聽著他和大家的聊天,聽大家說著各個學校的傳奇故事,他則說著體院老師的作業和要求,和學校老師學長姐一籮筐色色的驚異傳聞,還有運動競賽的明星八卦。

有一次,他獨自在廁所前抽完煙,碰到我,我們就聊起來。因為周邊沒有其他人,他突然對我掏心掏肺起來。他講起了小時候家庭的變故和自己在單親家庭成長的歷程,然後對家裡的責任,讓他對未來很恐懼。接著,他表示他生命中,從來沒有出現一位父親的角色,也無從領受來自父執輩的關心,自己從來也不是好學生,也沒機會跟師長談心裡話,他內心其實很期待有一個叔伯長輩的溫暖。然後他望著,對我說:

「叔叔,你當我乾爹吧~」

我一時愣住,然後我大笑,然後把手上的資料夾敲他的腦袋。

 

「我才不要」我回他,

「你那麼衰,又帶賽,我才不要~」。說完,我笑著逃開。

 

那是我第一次被一個小孩主動想要認乾爹。

我當下沒答應他,但是心裡卻暖暖的甜甜的,彷彿心理也像是有一種期待,依稀知道了什麼,腦袋中頓時爆炸,但心理卻急著否認,理性告訴我,知道你所想的都是不可能的。

 

他還是持續的白目,不過,我明顯的在大家面前對他比較偏袒,他也不害臊的直接在大家面前喊我乾爹,即使我不曾鬆口答應。我也私下跟他說不要這樣亂喊我,他就拜託拜託地,一邊鬧著我,一邊喊著 乾爹乾爹.....。我懶得理他,隨他胡鬧。

有一次大家一起下班,我搭著他的機車,靠在馬路停等紅綠燈,不知怎地,幾個男生突然聊起練腹肌的事,男孩們就在比較說誰誰誰的身材比較好,小弟他忍不住,就在馬路中央脫掉上衣,露出他的腹肌,然後就打著赤膊騎車。

「怎樣,八塊肌喔~」 他挑釁的說。

這群傲效年當然沒有他的八塊肌,人家體院的耶,只好甘拜下風,順便酸一下他:

「啊你體保生耶~」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呆呆歐吉尚 的頭像
呆呆歐吉尚

虎穴 Who Say ?

呆呆歐吉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